江阴本土音乐?你了解吗?走进北门街上的音乐人

编辑:csm351
2020-09-18来源:百家号
分享:
  此地所说的音乐人并非指专业搞电影、歌曲等方面创作、配器的音乐人,而是特指爱好器乐、爱好唱歌、唱戏的音乐爱好者,权当音乐人吧,当然其中也有专业人才。
  北门街上的音乐人在澄江镇范畴当属首屈一指,芬芳奇葩,这决不是空穴来风,夸夸其谈,其主要原因是人数多、水平高,且须指出的是在我或兄长辈的这个时间段。
  一年四季,只要你走一趟北门,无论是街上还是河边,便不难会听到悦耳的乐器和歌唱声,尤其是夏天。一到傍晚,人们在家门口泼洒一脸盆清水,搁上门板,摇起蒲扇,谈天说海(那时没有电视,没有电扇)。
  正如儿歌所道“风凉索索,排门搁搁,老蚕豆剥剥,咸鸭子磕磕”。大热天的,小朋友不再你追我逃,而是乖乖坐在大人旁边猜谜语,念儿歌,做游戏。“你姓啥,我姓黄,啥个黄,草头黄……”,“东瓜皮,西瓜皮,丫头家赤骨碌覅脸皮”,“一脉金,二脉银,三脉开始打手心,啪啪啪……”
  此场此景中,是谁拉起了欢腾跳跃,似水柔情的二胡,是谁随着歌声低声吟唱?其实真不用问,邮电局对面的张林云、张锦云弟兄俩自小酷爱二胡,慢弓、快弓、抛弓,快速的十六音符,鸟叫、马啸均不在话下。我的印象他们常拉的是独奏曲《北京有个金太阳》、《喜送公粮》、《赛马》等。
  张林云在利用厂工作,负责电声乐队;曾在中山公园“爱之梦”舞厅担任键盘手。张锦云当兵回来那年,在镇文化站一曲板胡独奏《看见你们格外亲》拉得在场者啧啧称赞,大林、刘振兴(笛子)和我等均在现场。
  张锦云呢在山东济南炮兵部队文工团操琴,当年曾在湖北武汉电台录音《红军哥哥回来了》,扣人心弦,如醉如迷。在江阴县第一届职工音乐会上,他板胡独奏了电影《青松岭》插曲《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向前》,当演奏第二首曲目《春城节日》即将尾声时,突然,一根琴弦突然断裂,小林在独弦上下多次移位,音准到位,顺利完成演出,博得了全场掌声,传为美谈。
  此时,他家门口,又来几个乐友,围成圆圈,来个合奏,歌友们轮番唱唱,其乐无穷,至今不忘。兄弟俩曾在江阴市阳光民乐团中操琴,小林担任二胡首席,直至现在还带学生教拉二胡。同时,曾在红卫厂工作的徐晋才、扬子江船厂工作的许维英,也分别在团中担任大提琴手和二胡手。
  原红卫厂的徐晋才在大会堂门前摄(图片由沈勇提供)
  他们这班乐友有时也被我哥沈定洪(二胡、小提)叫到我家,在扁豆花爬满了围墙,玉米、茄子、韮菜长得郁葱的院子里,用三根竹杆支起了一只100瓦灯泡,顺风向点起了二包纸盘蚊香,开起了音乐会。记得乐友有大林、小林(二胡)、潘仁达(琵琶),陈金才、刘耀洪(二胡),小海(小提)等。
  沈定洪在苏州医专时的二胡照(相片由沈勇提供)
  我的任务是拿卖棒冰的木块敲打凳子,“啪啪啪”要打在音乐的节奏点子上,当时七八岁,一门心思要出去玩,敲得忽快忽慢,常被指责,我想:敲这个有啥意思呢?不过,孩提时的音乐熏陶使我长大后记忆中的老歌老调还真不少。
  此刻,院子陈旧,灯火通明,人头济济,连河西对岸,也不少人伫立观看。我记得他们常合奏的有电影《洪湖赤卫队》插曲《洪湖水浪打浪》,《手拿碟儿敲起来》和《十送红军》、《喜洋洋》、《彩云追月》等。
  沈定洪和其中几个乐友晚上有时还去工人俱乐部(司马街)舞厅伴奏,要买票方进。我拎了一只提琴壳子,才“免检”的。池内男男女女搂搂抱抱,“蓬嚓嚓,蓬嚓嚓”,我没伴玩,没劲,但记的清楚的是乐队中场休息时,每人有一碗小馄饨,我可吃一半。奏的乐曲只记的是《花儿与少年》三拍子部分。
  小林家斜对面是陈金才家,小方桌上的饭菜已撤换上了茶具曲谱;沿河边的高福生等均开始拉起了二胡,以歌曲小调为主。
  高福生家住闸桥桥洞旁,桥下自然是纳凉好去处。午觉前夕,他总一人自我陶醉一曲,然后躺椅上一隑,一忽中觉。一次,他拉着拉着,只见庙里阿囡的外孙女(3岁)不当心跌进河里,只能大约摸着看到一双红鞋,丢掉胡琴,跳下水去,在水中一把一捞,抓住小女孩,救上岸后,阿囡对外孙女“啪啪”两记重重屁股,孩“哇”地一声大哭,她竟未说一字,抱起小孩进庙不提……
  热爱二胡热爱音乐的76岁的高福生,至今每天仍坚持拉二胡。(照片由福生提供)
  高福生,用现在的话评比为“十佳”好人,名副其实,他救起的溺水者有名有姓的就有12人,胜造84级浮屠。此乃偏题,刹车。
  他家有一阁楼。一天,只见几个乐友鬼测测地爬上小楼,我便跟了上去,福生见我没拦(他谈恋爱,我帮他到浮桥营房头传塞纸条的)。干什么呢?哦,原来是偷听唱片(胶木)。我记得是电影《绿色的原野》插曲《草原之夜》和印度电影《流浪者》插曲《拉兹之歌》。
  啊!黄色歌曲,不能听!“阿宝,不能出去说!”福生关照命令!“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惜没邮递员来传情……”卿卿我我,谈情说爱,资产阶级情调!“到处流浪,你看这世界像沙漠,孤苦伶仃,飘流四方……”污蔑、贬低社会。
  可谁曾知道,《草原之夜》被老外音乐家誉为“东方小夜曲”百唱不厌!而《拉兹之歌》是着名的世界经典歌曲,至今传唱。走进随便那家卡拉OK厅(或者手机、电脑),输入歌名,立刻聆听。李双江、蒋大为、阎维文、郁均剑、刀郎……哪个没唱,而老拉兹80多岁,还现身视屏唱《拉兹之歌》呢。这就是社会背景不同所主宰的!
  在兄一辈中,还有我大哥沈定信的小号,曾在杭州人民大会堂2小号重奏《骑兵进行曲》;曾口含2把口琴吹奏《拉兹之歌》。他和刘耀明等还经常同台演剧做戏呢,我们全家去江阴人民大会堂看过一次(戏名已忘,内容是抗日捉特务)。我姐沈霞云会弹凤凰琴,弹、拨、刮均会,并会转调呢。
  坛巷弄内五管区排练的锡剧《秋香送茶》,沪剧《碧落黄泉》片段。秋香丫头誓死不嫁张家少爷;玉菇临死苦等志超,记忆犹新。陆养德、谢良玉、老阿元等是一次排练都不缺席的积极分子……
  说来有趣,邻居阿兴看到我(洗冷浴前聚集时)便会不经意来上一句“阿宝,我来恭喜侬”(《志超读信》段,把志超改成了我小名),久而之,我也把他的名字换上去:“阿兴,我来恭喜侬”名字是说白,后五字是唱腔,要中低音、深沉、悲切……
  夏日的北门街上,被两旁门板一搁,仅存一条夹弄,供人行走。器乐声、唱歌哼戏,似水绵绵;讲老洋话,绕口令,“小热昏”笑声连连。孩提时的记忆,似烙印磨灭不去!尽管晚饭仅是一大碗泡饭,萝卜干搭搭……
  七八年过去了,我等一代新的音乐人出现了。
  初二时,好说歹说,妈妈给我4角2分买了一枝G调竹笛,便爱不释手,日夜琢磨,没老师没教材,摸出音阶,吹吹小调而已。文革开始,宣传队盛行,一有演出,便挤跟在吹笛人后面听,看,进步缓慢。
  不过,有一次小飞跃:南京八三师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来江阴演出,大会堂济济一堂,好不容易冲涌到乐队后面。吹笛人右手手指在笛孔(小工调)时而慢慢移出,时而依次落下关孔,而笛声异常好听。回来几次摹仿一试,也觉好听,效果异样。那别的音孔能否如此呢,如法炮制,很好!我那高兴劲就不说了。(后来才知是上滑音和下滑音罢)
  初三时有同学借我《怎样吹笛子》一书,已用白纸包封面,明日归还,我挑重要部分抄至晚上2点。尚未抄完,只能作罢,同学也是借的呀,无奈。
  学校成立了宣传队,我吹竹笛;澄江桥旁陈希洪在县中宣传队也吹竹笛(后还拉提琴),我俩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经常合练。夏天,汗流浃背,以致生痱长疖;冬天三九严寒,手背冻疮裂尺。
  1967年,沈定荣在一中宣传队时摄,柯尚荣二胡,姚伟澄小提。
  花多少力气给多少收获,成正比!爱因斯坦名言。于是单吐、双吐、三吐、滑音、花舌、历音、喉音均能应用,并能吹上独奏曲《大海航行靠舵手》、《我是一个兵》,《唱支山歌给党听》等。夏夜,闸桥河边笛声清脆悦耳,悠长奔腾,还能听到摹仿鸟叫、鸡叫、鸟喧、知了叫呢。
  宣传队也常去部队,工厂、各个公社巡回演出。节目无非是唱唱跳跳、歌唱毛主席。例,“语录歌连唱”、《北京有个金太阳》、《想念恩人毛主席》等。每到一处,尤其是农村,他们是先接后送,插旗搭台,网鱼割肉,唯恐怠慢了革命小将。有的地方还要忆苦思甜,先吃玉米饼、麦粉粥。
  一到晚上,操场上已黑压压一片,水泄不通。文攻武卫战士,手持梭标,四周警卫。在公社干部的呵护下,我们从夹缝中鱼贯而入。“来啰,来啰!”一片惊喜一片欢呼。他们一吃好晚饭,便带上板凳,方圆几十里,走阡穿陌,早早赶到操场,纳鞋底,做针线,恭候演出。其实,我们是勉强凑合的一台节目,质量并不高,可他们的掌声、欢呼声,他们的热情,我平生未见,百思不解。
  宣传队中当时的北门人有顾杏秀、魏玉芳、仰书美、夏国贤、沙溶、戴士寅和沈定荣。那时,我17岁开始摸索手风琴(学校的一架32贝司)。
  左为作者,右为夏国贤,坐为沙溶(图片由国贤提供)
  我除了笛子伴奏外,还有一个节目须上台,三人乐器合奏藏族歌曲《北京的金山上》和阿尔巴尼亚歌曲《真正的朋友》。从乐器的配备、歌曲选择,演奏的水平均有些低劣,不伦不类。“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全场呼喊,可我们仅会2只。
  1968年初,宣传队解散,下半年,下乡插队。下乡后,我先后参加了村、公社、市镇宣传队(笛子、二胡),节目是《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和《红灯记》片断,加上小节目,每次演出我须竹笛独奏一首。
  同辈中还有不少音乐人,像港务局的汤振中小提琴拉得特好,经常来张锦云家,向前辈学习,在国庆30周年纪念活动中曾担任首席。
  国庆30周年活动结束后,领导、乐队、合唱队在老体育馆合影。(照片由李勇提供)
  缪家场上的支边青年管祖荣,其萨克斯的飘逸感和即兴二配,还从事舞厅乐队伴奏也值得称道。福州32105部队归来,住坛巷弄的陈建平在文艺演出队中不但拉二胡,并兼小号、圆号。还有河西吹单簧管的姚斌武,沿河左邻、红卫厂拉二胡的许晋鑫,北大街小学北邻拉小提的高济良,均是同道中人,出类拔萃,经常出没于舞台。
  福州部队演出队陈建平(图片由建平提供)
  当然,除了“游击队”之外,也有“正规军”。住浮桥头的陈振兴,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毕业;张锦云、徐大军都属于专业音乐人才吧。
  北门街上的音乐人,其声乐方面也尤为突出。“徐霞客文化旅游节文化展示”、“长江之音”、“1986年开始的家庭大奖赛”、“庆祝祖国诞生周年”等等活动中,不少积极骨干一场不缺,诸如红卫厂的李宁花,煤球厂的郑德威,扬子江船厂的沈定荣,内衣厂的郑德源,纺配厂的刘静芬,澄西船厂的缪振琪,还有周丽萍、黄渭勤等均有一副好嗓子。
  徐大军,苏州军分区文工团,男高(江阴中行),《祖国颂》中一段领唱“江南处处有稻米……”其音色优美,音域宽广,印象难忘。吕国强(北大街小学)一曲《祝酒歌》在江阴通过初复赛,在无锡市赛中得奖。小桥头蒋家媳妇李宁花被誉为江阴的李谷一,每逢江阴大型活动,总之担任领唱,从不降调,现义务在恒大御景小区和蒲桥社区担任唱歌班老师。
  1977年,我家院中造了一间七步新屋,便也多次召开音乐会。住北大街小学斜对面老联合诊所内,有一天津航道局工作的老张,每年出海返回可带一大件,那年带回了一台收录两用机(江阴仅广播站有一台)。
  巧逢江苏省文工团来江阴演出,便把几首好曲子录回来,例《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拉着骆驼送军粮》等。那我们起劲了,高济良、徐晋才、陈希洪、陈建平、姚斌武等乐友们便三天两头在我家碰头合奏,听录音记谱,再合奏,提高水平。
  在戏曲方面,北门街上更不示弱,先说京剧团吧。北门小桥头北有一蒋家开的兄弟照相馆(楼上皇后照相,即结婚照),蒋师母的儿子蒋经国(曾用名蒋经慧,后又改为赵凯),老生,在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演少剑波,其父母、姊妹懋栎、老虎、阿德、阿咪我均熟悉。
  大弄口小菜场宰肉的何顺福的儿子何建华,武生,其武功了得,在《智取威虎山》中饰杨子荣,他弟弟均华和我同学,几个娘舅也和他父是同行。近后街的杨宗平,小生后转老生,《沙家浜》中饰刁德一。还有花脸张小毛,颇有名气(有船,常泊北门)。
  这些角儿,我印象最深,敬佩致之,大家一定熟悉吧!还有青衣刘静仙、徐瑞竹、周玲珍、刘秀娣……1960年吧,县小京班就在君山武庙——关帝庙大厅排戏、练功、吊嗓。
  据地区京剧团,刁德一扮演者,江阴电视台专栏“山海经”主持人朱永继介绍,苏州地区地委书记、军分区司令刘金山(《铁道游击队》刘洪原型)喜欢京剧,八个县中竟无一个象样的剧团,即抽调江阴团14人充实地区京剧团。那抽了14个骨干,剩下的还象京剧团吗?不去,要么全去!于是,1969年,包括炊事后勤全体人马一起转入苏州地区京剧团。
  1960年2月在南街还成立江阴县戏曲学校,有京剧、锡剧和歌舞三个班。
  蒋经慧、何建华、杨宗平、张小毛、刘秀娣、刘静仙、陈和平等均是小京班的北门人,实质上就是江阴县京剧团的前身,而1969年江阴京剧团转入地区后,江阴便没有京剧团了,咋办?于是1971年便再次成立了小京班,但好景不长,不久便转团的转团,进厂的进厂,例陆宝华,唐炳泉、顾美娣等。
  左为陈和平,刀马;右为刘秀娣,青衣。(图片由秀娣提供)
  浮桥冷冻厂东隔壁包家大院是我外婆家,而西邻一家老宅子是“锡剧王子”周东亮家,如今是江苏省锡剧团团长。他打小就随锡剧团的父亲周林华,在浮桥河边吊嗓练功,多年磨炼,终成名角。他嗓音清亮,声情并茂,字正腔圆,《玉蜻蜓》、《珍珠塔》、《白蛇前传》等均是他拿手剧目。2020年9月3日,周团一篇《夏日记趣》(可点击阅读),详尽介绍孩提时景况。
  我隔壁的李国强常跟娘舅刘耀明刘耀洪练唱锡剧,当年也考进了大丰锡剧团。而其他剧团我熟悉的张佐一、陈(王权)、沈君义、冯仲祖、姜福龙、杨祖良、许老师、缪玉华、陈建国、徐金芳老师们,后来也经常参加庆贺活动,开琴行,教学生、做主持等,此乃旁话,插上一笔。
  至于业余的爱好者也泛泛其多。老年大学、老年宫、城中社区、芙蓉社区便是票友们聚唱之地,现国标舞蹈协会的刘福澄每周要去4次为票友们伴奏戏曲。1991年江阴市总工会举办的徐霞客文化旅游节京剧卡拉OK赛中,小桥头的唐秀萍《光辉照儿永向前》获得二等奖。河西的陈金成自幼好京剧,古稀之年,《沙家浜》中《祖国的好山河寸土不让》,如今竟原调演唱,有板有眼,音域宽广。
  作者一家在比赛中《铃儿响叮当》、《只盼着深山出太阳》
  故然,这些票友们年龄偏大些,演唱曲目年轻人大多数不喜欢,但这就是忆旧,这就是文化,这就是传承。
  九十年代,西洋的铜管乐器开始在江阴盛行(其实也有木管、打击乐器在内)。兴澄钢厂打响了第一炮,继而,钢丝绳厂、铁合金厂等相继成立,扬子江船厂是1991年4月成立的,这样北门就有三支:钢丝绳厂、澄西船厂、扬子江船厂。以后每逢喜事例市委市政府表彰大会(连续请我乐队9年),像开业签约、大船竣工下水出厂、各乡镇的喜庆等均叫上铜管乐队热闹一番。但长江大桥奠基、文化旅游节、国庆升旗仪式等重大仪式均是百人铜管乐队,且边奏边行进,李勇老师担任总指挥。
  后来,市文化馆倪萍又成立了礼仪队,浓妆艳抹,高叉旗袍,漂漂亮亮的姑娘们服式整齐、鲜花、剪刀、托盘、彩球……“鸣炮!”“奏乐!”于是,黄磊作曲的《江阴市市歌》作为开头曲。队员们制服着装,铜管乐无须扩音,洪亮宽广,的确气势。
  稍统计了一下,十几年来,我担任指挥的演出有300余场,不包括李勇校长和其他单位临抽的演出。约2003年,铜管乐队渐至淡宠,仅剩个别爱好者在开琴行,教学生,自娱自乐,也有个别队员参加了“白事”队伍。李校长还组织十名好手去“三毛”、“职大”、“南菁中学”、“山观中学”等单位去担任教员,成立新乐队。
  进工厂30多年,我没有放弃音乐方面的爱好,并兼学习摄影、文学、书法等,以提高自己的审美观及综合水平。
  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毕业的李勇老师带我去各单位伴奏,排练节目。刚开始是“跟着大人吃喜酒”,除了伴奏一样不管。他是科班出身,音乐综合知识丰富,我向他学到了好多东西。例华联公司、证券公司、技改局、公安局等单位的大合唱,小合唱。
  我边伴奏边听边琢磨,一直到自己能单独进行编导排练,例澄西船厂、糖果厂、五一棉纺厂、纺织机械厂、劳动局、交通局等,能单独指挥,并多次担任过市、局卡拉OK赛的评委,也获得过市级歌曲创作的二等奖、三等奖。
  作者指挥百人大合唱
  退休啰,北门人的音乐人没有退!他们跳起了广场舞,走进了卡拉OK厅,挤身于元林老年大学,阳光女子乐坊,参加了天华合唱队,老年合唱队……以优美高亢的旋律演奏歌唱伟大的祖国,伟大的军队,伟大的人民以及美好的生活。
  作者寄语
  随着城市范围迅速扩大,布衣百姓不断乔迁新居,电话、信息均难以索求,故采访不到位,情况不全能核实。
  所谓旧事,均属陈年往事。早,60年之前,晚,退休之后,仅凭记忆,会有不足之处,例姓名中别字,不知大名仅知小名,时间有时交待不清,此乃其二。
  其三,“音乐人”即指我熟悉的朋友邻居,但也会有遗漏。例北门(城墙)北面有利用纱厂女工宿舍,宿舍西面便是老校长陈荣卿家,其令郎陈昌、陈楠、陈畊好几个便是器乐爱好者。况且还有我不熟悉的北门人呢。
  故凡不足之处,望多见谅。


       关键词:中国音乐教育  中国音乐教育网  音乐教育  音乐  中小学音乐教育  音乐教育投资  音乐投资  中音联投资  琴行 音乐培训  钢琴  中国音乐教育网天鹅口琴  中国音乐教育网奇美乐器  中国音乐教育网洛舍钢琴  中国音乐教育网吟飞双排键  中音联邮箱csmes@126.com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音教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