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民乐与世界》对话 · 吴蛮|音乐住在每个人的身体里

编辑:csm351
2021-09-23来源:StarFace
分享:

  她是第一个登上美国卡内基音乐厅的中国音乐家。她和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一起,在美国白宫开创了琵琶与大提琴同台演奏的音乐盛况。她曾获《美国音乐》“全美年度演奏家”,是该奖项有史以来第一次颁给非西方器乐演奏家。
  吴蛮,世界公认的最优秀的琵琶演奏家之一。在过去30年里,她改变了世界对琵琶的印象,赋予琵琶在传统与现代音乐中新的定义。《美国音乐》评价,“多亏有她,琵琶再也不是神秘的异国之物,人们也不再对它一无所知”。
  和琵琶演奏家吴蛮在杭州见面那天,她刚刚结束了从美国回到中国之后的隔离生活。我们约她在西湖边上走走,这里是她音乐生涯的起点。
  吴蛮:我记忆里全是柳树、桃树、水,在美国那会儿做的梦基本都是西湖的梦。我在北京也待了不少年了,但杭州魂永远散不了,它就在我身体里。
  吴蛮生于1964年,9岁开始学琴,13岁被选拔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在北京体育馆汇报表演《彝族舞曲》,全国电视台实况转播,在那个一栋居民楼里只有一台电视机的年代,她成了“来自西子湖畔的吴蛮,一个会弹琵琶的天才少女”。
  吴蛮:刚开始练琵琶的时候简直就是恨,因为练习的过程太痛苦了。
  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一直到研究生,吴蛮得过很多第一,第一位琵琶硕士、全国第一次中国乐器比赛琵琶第一名…毕业后,吴蛮顺利留校任教,但不到一年,她就申请了去美国深造的机会,带着七件中国民族乐器和简单行李,“冒险”远行。
  田川:您一个女孩子单枪匹马带着七件乐器就跑去了美国,当时哪来的那么大勇气?
  吴蛮:胆子是挺大的,可能那会儿年轻,现在再让我这样做我可能会思考很久,那时候一头就扎下去了,就觉得可以去试试。他们学习西方古典乐器,因为他们本身就有那样的环境和文化,但琵琶完全没有这样的道路,要我自己去开辟,确实非常难。
  你的乐器别人不熟悉,你的文化别人不熟悉,你的水平人家更不知道,那凭什么要出钱请你演出?凭什么花钱来看你的琵琶独奏会?还请你第二次、第三次……更难的是还要把你放在主要的艺术家名单里。很多人开玩笑说我就是一个创业者,“创业”这个词好像总用在生意上,其实艺术也是一种创业,文化也是一种创业。我用琵琶,在西方社会给自己找了份工作。
  上世纪九十年代,吴蛮在美国的“创业”经历并不一帆风顺,在一个几乎不知琵琶是何物的国度,会有人对这件陌生的乐器感兴趣吗?没有了在中国时的“明星”光环,生活安顿都成问题,有同学甚至劝她改学电脑!但吴蛮没有忘记琵琶。只要有场地邀请她弹琵琶,她都抓住机会,去教堂、老人中心、中小学校演出,不论有无酬劳,她都认真地把自己的音乐介绍给听众。
  吴蛮:当时觉得可以用这种方法去了解那个社会,大家的反应其实很有意思,会来问你很多问题,比如琵琶的历史有多久?为什么它是四根弦?为什么要戴假指甲?刚才弹的声音像吉他……通过别人的问题可以让自己学习,你要去思考,这些问题我也需要知道,要去了解。
  有时会有不同国家的音乐家过来说“你刚才弹的乐器很有意思,我们可不可合作?”有吹萨克斯风的,拉手风琴的,玩爵士的,玩打击乐的……试试看的同时就到了第二步,了解别人,了解他的音乐和他背后的传统。
  吴蛮:Henry Threadgill是我合作的第一个爵士音乐家,他是芝加哥人。芝加哥的爵士乐和新奥尔良爵士乐完全是两种风格,新奥尔良爵士乐是大乐队,都是铜管,很像中国北方的白事,人走了之后要办仪式,马路上一边走一边吹,就是这种。芝加哥爵士乐完全是革新派,很现代,他们会在爵士乐团里加入新元素,也就是我们讲的跨界。所以Henry Threadgill才会想到我,我们一起来玩。也是这样我才能了解爵士乐,我在中国哪会知道什么是爵士乐,其实我也在学。
  第一次合作,印象最深的事情是我要乐谱,人家说没有谱子,我说没谱怎么玩?他说你就坐着听呗,这句话敲了我一下,我说对呀,应该听。我们学习的过程都是看谱子,但老一辈的人其实都是靠听的,原来爵士乐也是这样的。他就让我即兴,我说即兴这个词听说过但没玩过,不懂。我就坐在那边听了好几遍,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参与进去。他们每个人都在那独奏,然后轮到我了,我说我不会独奏,就弹了一部分《十面埋伏》,人家就说很酷,很不一样,当然人家是客气,因为从理论上来说,这不是爵士乐,但起码你胆大了。
  把琵琶介绍给西方听众,让琵琶有更多人欣赏,传达到更多国家,说更多的语言,吴蛮做到了。她和现代音乐的先锋克罗诺斯弦乐四重奏乐团合作,和大提琴家马友友一起开启连接东西方音乐文化的丝绸之路计划,委约和首演了上百首琵琶新作品。《波士顿环球报》评价她是少数改变了乐器演奏历史的音乐家之一。
  吴蛮:走到琵琶背后去看得更远,很多事情做起来就会合理化。从琵琶的历史来看,它是唐朝时从丝绸之路进来的外来乐器,融进中国后,这件乐器就留下了,在这个土地扎根开花,变成了我们现在的琵琶,其实跟唐朝最初的琵琶是完全不一样的。琵琶本身就是一件“旅行”的乐器,我们再把它带回西方,带回中亚。世界上没有一个东西是永远留在原地的,所有东西都是在流动的。
  很多民间乐器都很相似,中亚也有唢呐、笛子类的乐器,全世界都有。你就会发现人类是在不断流动,不断旅行,而且在不断融合与合作。在跟别人学习或合作的过程中,你才能真正学到你自己的东西,找到你自己的东西。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可能想看到更多的东西,去交流,去对话,去寻找,我觉得人生这样蛮有意思的。
  用音乐表达人类共同的情感
  田川:走遍全世界那么多国家,和那么多不同乐器、音乐人合作过,有让您印象特别深刻或给您冲击最大的事情吗?
  吴蛮:印象很深的事儿是去吉尔吉斯坦,观众很虔诚,真的是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我的一个呼吸他们都能听见,是真的很认真在欣赏你的艺术。
  田川:您想过是什么让他们可以对音乐这么虔诚专注吗?
  吴蛮:我觉得还是教育,一种真诚的教育,没有太大的竞争力,没有太多欲望,安安静静就跟自然界在一起的感觉。
  田川:我觉得好多现代人静坐在湖面上,欣赏美景,听着音乐,可能会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觉得好像自己在浪费时间。
  吴蛮:如果有这样的心态我觉得很可惜,我们需要有静下来的时候,沉淀的时候。
  吴蛮名字中“蛮”字,取自《菩萨蛮》的“蛮”,父母给她取一个蛮字,觉得这个字潇洒豪放,希望她坚强勇敢,能闯出自己的天地;放在吴姓之下,又多了几分缓和与从容。
  吴蛮:可能因为性格和对生活的认知,我喜欢跳出自己的环境,交很多朋友,不一定是音乐家,离开我这个职业,了解更多东西,了解更多世界大事。我觉得艺术家不能关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接触社会你会变得很窄。我个人追求是人生很短,我不要白来一趟。
  田川:就是本质还是一个好奇的人。
  吴蛮:对,就是好奇。好奇是人最基本的一个本能,这个本能带动你的创造力,是带动你人生态度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吴蛮的音乐生涯中,她把琵琶的表现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吴蛮是最早加入马友友“丝路之路音乐计划”的成员之一,通过与世界各地音乐人的合作,打破文化偏见,在不同文化和冲突中,寻求尊重与理解。吴蛮的朋友来自五湖四海,不同国家、不同信仰、甚至不同政见,但却有着共同的对音乐的热情,用音乐表达着人类共通的情感——快乐、渴望、忧愁、奉献、希望与爱。
  吴蛮:前两天一位弦乐四重奏团的美国音乐家朋友说,我们现在这个时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时期,我们作为音乐人必须要有忍耐度,有忍耐性,我们对人的灵魂非常重要,这就是我们的工作。看了这段话我特别感动,很认同。就像你提到的“Songs Of Comfort”,是一种灵魂上的抚慰。很多人可能认为这种方式不现实,因为它不能直接教你,不能直接给你钱,不能给你吃的,或是解决当下的问题。但很多时候我要的不是那些,我要的是灵魂、精神上的帮助,得到了精神上的力量,就过的了这关。
  注释:"SongsofComfort"网上音乐活动,由大提琴家马友友召集,世界各地的音乐同行们进行网上合作,为世界各国在疫情中的朋友们带去“音乐的力量”和中国音乐艺术的精彩。
  田川:您说在约旦的经历让您终身难忘,您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吴蛮:约旦是一个很温和的国家,他们从60年代开始接收周边因为战争过来的难民。音乐人去难民营的就不多,亚洲人就更少,再加上还是一个女的,我应该是第一个。
  田川:第一个亚洲女性音乐人带着琵琶去了难民营。
  吴蛮:对,而且不是去拉小提琴或是弹钢琴,是带着一件他们从来没见过的中国传统乐器。但这件乐器又跟他们的传统乐器乌德琴来自一个祖先,这就是一件很妙的事情。
  吴蛮:有的小孩就是在难民营出生的,他们没见过琵琶,一说中国在哪儿,好多小朋友就举着手说不知道。孩子们特别开心,一个劲给我唱他们的歌,我一弹琴,他们马上也把自己的乌德琴拿起来,唱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真的很特别。
  田川:感动您的是旋律吗?
  吴蛮:是人性上的触动。音乐其实就住在人的身体里,每一个人都有音乐。我当时特别自豪自己做了音乐家,通过近距离的交流,拉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去掉敌意获得信任感。
  吴蛮:最近的世界环境,比如阿富汗,我虽然没去过阿富汗,但我跟阿富汗的音乐家合作过很多年。阿富汗有很多优秀演奏家,虽然他们后来都离开阿富汗了,但是他们一直在介绍阿富汗音乐,我能跟他们合作就是一个例子,所以我觉得音乐不会死。如果说社会没有音乐,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在引领世界音乐潮流之时,对中国艺术寻根和民间传统音乐,吴蛮也一直有着极强的好奇心和责任感,她说不仅在中国,世界上其他很多国家面临着同样的遭遇——传统文化在流失。
  吴蛮:2009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要做一个中国音乐节,他们希望我策划两场中国传统音乐会。当时我就考虑什么能够体现我们民族民间的东西,然后把它们介绍给纽约的观众。其实很多西方人会问什么是中国音乐,我说不出来,我问他什么是美国音乐,他们也说不太出来,可能会说有爵士乐,乡村乐,教堂乐之类的,所以我说中国音乐也有很多种,有说唱,有器乐,有民歌,有山歌,有道教佛教,各种宗教音乐都有。
  2009年,吴蛮邀请了30多位中国传统民间艺人赴美演出,有山西道教音乐,陕西华阴老腔,广西侗族歌曲等等,用了一年的时间,各方面筹划如何有效地表达传统音乐的现代面貌,把中国传统音乐带到美国最高的音乐殿堂,也引起了中国当地政府对于这些传统艺术的保护和重视。
  吴蛮:中国的民族音乐太重要了,有的人可能认为民族的很土,我的观点完全相反。我们现在面临的课题是怎样走进世界,怎样跟世界交流,其实就是介绍,很重要!我对音乐,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并不刻意地去宣扬我的民族,但我在做的事情就是传播中国文化,在把中国琵琶介绍出去。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