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叶小纲:中国音乐人该以什么与世界对话?

编辑:csm351
2022-01-08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古典音乐圈有这样的说法:喜欢古典音乐的人,不会不知道马勒,喜欢马勒的人,不会不知道《大地之歌》。1908年,奥地利作曲家马勒以汉斯·贝格《中国之笛》中7首德译唐诗为灵感创作出交响性套曲《大地之歌》。歌词采用李白《悲歌行》、张继《枫桥夜泊》等著名唐诗,这在西方音乐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2004年,在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余隆的提议下,中国知名作曲家叶小纲以《大地之歌》为名,采用相同的诗歌原文作为歌词,创作全新的交响乐作品,并在多国演出,续写了这段跨越时空的“音乐与唐诗情缘”。
  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纲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畅谈“中国版”《大地之歌》创作历程,探讨两版《大地之歌》如何让东西方在唐诗神韵中深度相遇。
  中新社记者:“中国版”《大地之歌》是讲述中国故事的全新作品,是什么样的契机和动力让您创作完成这部作品?
  叶小纲: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工作,作为“欧洲前辈”,马勒的作品在音乐史上已功成名就。再写一版《大地之歌》相当于再写一版名著《红与黑》,需要很大魄力。
  但同时我也有自信。一方面,作为中国人,我对中华文化更加了解,又可以从母语的角度思考,中国文化背景给予了我勇气;另一方面,作为中国的作曲家,我接受过完善的中外各种流派音乐的教育及熏陶,这让我有自信能够凭借受国际认可的技术与学术支撑,用世界通用的表达方式讲述中国故事。
  中新社记者:马勒的《大地之歌》与您创作的“中国版”《大地之歌》有哪些相同点与不同之处?
  叶小纲:我创作的《大地之歌》与马勒的版本除了名字几乎没有相同之处。马勒的《大地之歌》完成于100年前,从唐诗翻译为法语又译为德语,其实语意已经不详。他对中国的诗歌有一些灵感,但语境(与原唐诗)完全不同,是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理解的。我创作的《大地之歌》使用的是唐诗原文,吸取了中国诗歌中的进取精神,比如李白的作品多数不是颓废失望的。因此我的音乐也是积极的。
  马勒写这部作品时处于创作晚期,他对世界有些失望,于是他带着无可名状的幻灭感、带着悲伤的情感,表达了一种看清世界后的怅然、感慨。2004年我创作《大地之歌》的时候正处于中年,对于人生是怀有雄心壮志的,与马勒的状态很不一样。
  我还在其中使用了戏曲表演的元素,乐器与旋律的选择也极富中国特色,这也使得两部作品十分不同。
  中新社记者:西方观众能否接受这种交响乐与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结合?在欣赏中国版《大地之歌》时,是怎样的心态?
  叶小纲:在欧美巡演过程中,我认为西方观众也是以拥抱全新作品的心情来欣赏中国版《大地之歌》的。
  对于中国元素与西方交响乐的“混搭”,欧洲观众是接受的,但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接受。从历史上讲,奉行“欧洲中心论”的欧洲大陆曾对英国音乐心存疑虑,但在英国音乐家的不懈努力下,最终承认了英国音乐。
  俄罗斯和北欧音乐在欧洲也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比如俄罗斯音乐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但由于他们的文化强大,也逐渐在欧洲流行起来,如肖斯塔科维奇和柴可夫斯基,都十分受欧洲人欢迎。
  中新社记者:外国音乐家在诠释中国作品时是否会出现障碍?
  叶小纲:海外的音乐家不会不理解我的作品,因为音乐是唯一没有障碍的语言。
  但他们的态度会有变化。当年你的音乐还没有达到一定水平时,人家是看不上你的。这就像科技一样,当年中国向美国寻求空间站合作时,他们看不上我们。如今我们的空间站技术水平到了,外国人也想用我们的空间站。
  尽管交响乐是外来的艺术,但只要你音乐表达的技术理论、构成和组成音乐的方式等不逊于他们,用的是中外共通的方式,就可以表达自己的内容,贴上中国的标签,大家当然是承认的。
  中新社记者:海外巡演十余年,您是当代践行中国音乐“走出去”的代表。在此过程中,您有哪些心得想与创作者、传播者和听众分享?
  叶小纲:“走出去”是个积累的过程,艺术的影响力是要逐渐扩大的,需要很长时间孜孜不倦的努力。中国版《大地之歌》在2005年完成首演,去国外演出时,外国观众听了之后有点懵,认为是很好的尝试,鼓鼓掌,仅此而已。过了16年,这个作品的唱片才真正在国际市场流通,大家知道你的作品确实是不错的。这也是需要时间的。今年,我在一年之内发了四张唱片,反响都很好,这是写《大地之歌》时不敢想象的。
  以前说到中国走出去,无非是杂技、京剧,别人也就看个新鲜,就像我们看印度音乐一样,看看而已,不会想去学习,因为大家不会觉得印度音乐可以表达我们自己的东西。
  但交响乐艺术是世界音乐家都要掌握的,因此《大地之歌》等作品出来后,国际也要掂量一下中国音乐的分量。这也要感谢中国音乐家们多年来的付出,我是站在大家的肩膀上上去的。
  我相信,随着国家实力的强大、中国音乐家的不懈努力以及中国文化逐渐在世界发挥影响力,中国优秀的音乐作品会在世界上得到应有的地位。
  中新社记者:在您看来,在“以五线谱架起中西方交流的桥梁”的过程中,当代音乐家应当注意什么?您有什么经验与建议?
  叶小纲:我对青年音乐家的寄语是:孜孜不倦,勇于进取,谦虚谨慎,尤其是勇于进取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没有人可以说已经到达了顶峰。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顶峰,后来人看我们现在的音乐就是经典,这跟贝多芬、肖邦在当时的探索是一样的,当时也有不承认他们的。
  年轻人现在掌握的信息比我们当年多很多,但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保持谦逊、低调、拼搏的态度,这样才能永无止境。这是我切身的、刻骨铭心的体验。
  另外,现在的年轻人接受西方的、现代的东西更多,中国传统文化接触的少一些,尤其是传统民间音乐,因此他们的音乐过于国际化,中国特色很少。
  中新社记者:您反复强调“中国特色”,“中国特色”对于未来中西方音乐交流的意义是什么?
  叶小纲:我认为中西交流是没有问题的,但中国对外的影响很难说。中国作曲家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但还不是很大。我们还没形成像19世纪俄罗斯学派对世界影响那样的情况,因为大家过于现代主义,过于和世界同步了。但事实上,中国是有特色的,中国特色才是我们理直气壮的理由,现代主义并不是。因此,青年音乐家在创作过程中需要本土化、接地气,这是很重要的。
  在我看来,中国音乐家的优势,中国音乐能在世界上立足主要凭借的就是“中国特色”。中国文化是非常独特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历史上,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现在要国家复兴、民族复兴、文化复兴,就需要文化发展繁荣。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版《大地之歌》恰逢其时。
  对于我们这一辈人来说,在国际上增加影响力需要只争朝夕;对于整个中国音乐来说,还需要多一点时间。
  受访者简介:
  叶小纲,中央音乐学院作曲教授、博士生导师,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音乐学院院长,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会委员、全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联合国国际音理会副主席。中宣部首届"四个一批"人才入选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音乐教育家,是中国当代音乐创作的代表人物。主要作品包括交响乐、室内乐、歌剧、舞剧、影视音乐等,代表作有交响曲《地平线》《长城交响曲》、室内乐《八匹马》《纳木错》、舞剧音乐《深圳故事》《澳门新娘》、歌剧《咏别》《永乐》等。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

关键词

中音联智库

共享基金

中音联化蝶商学院

邻居儿童音乐学院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新城市核心示范区学位房描述

分布于全国1000个城市的中国邻居儿童音乐学院CSMES学位房,是由中音联智库领衔的大师级设计团队统一打造,给予家庭儿童成员一个最为和谐与精致的生活及音乐文化学习小环境。......

  • 示范区楼盘申请方式
  • 核心示范区学区房的服务政策
  •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好房子
  • 中音联认证

    中音联指数

    社区指导师事务所

    中音联博览会

    Music Education
      More